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_理论网_着力推进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
首页 总论 经济 政治 文化 社会 生态 党建 国防 外交
首页 >> 国防 >> 正文
着力推进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刘争元 蒋艳     2018-08-08 09:49:00 
核心阅读
  从源头上把军队组织形态理论创新与科技创新两个引擎协调发动起来,调整改造军队作战流程和组织结构,建立起现代化的军事组织形态。
  围绕“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总体建设格局,遵循以效能为核心、以精准为导向的现代军事管理革命要求,继续深入推动体制的“二次创新”。
  加快推进战略预警、防空反导、战略投送、远海防卫等力量体系,不断增强具有“朝阳气息”的新型作战能力建设,及时融入整体作战力量体系,优化军种力量结构。

  准确定位推进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的目标
  矩阵布局的领导管理体制形态。适应军队信息化深度发展,武器装备发展日益新型多样、军事专业划分日趋精细,为更好地提高现代军队组织运行效率,按照权力配置体系规律,军队领导管理在纵向上更加趋向战略层级的顶层设计、宏观筹划职权的高度集中,各层级职权清晰、相互衔接、有序运行;在横向上突出专业分工,形成相互监督、相互协调、相互制约的矩阵式管理体制。
  网络联合的作战指挥体制形态。伴随战争的全局性、关联性、时效性、可控性越来越强,高层集权指挥、全程有效控制、作战指挥精确、作战行动迅捷的重要性越发凸显,要求在太空作战、信息作战、战略威慑、全球指挥控制等战略作战指挥上更为集中,同时也更注重以战区为重心,着眼指挥层级扁平,依托网络指挥系统建立深度联合的栅格化自主协同指挥单元,优化部队作战指挥体制,确保目标探测、跟踪识别、火力控制、作战指挥、精确打击、战场防护、战场机动、毁伤评估等行动更加高效灵敏。
  新型智能的精锐力量结构形态。随着未来战场上颠覆性技术的发展,各军种在陆、海、空、天、电及网络等领域不断探索和拓展能力,传统作战力量改制换装、更新换代大大加快,同步跨域火力和全域机动能力大大提升,新型力量的建设与运用得到充分加强。尤其是各型智能化无人装备大量集中运用,在网络化信息系统支撑下,以高度分散、自主控制的无人作战单元,快速聚合形成无人化作战集群实施侦察预警、精确攻击。要求坚持整体建设、攥指成拳、一体运用,在作战体系中不断融合新概念、新机理作战力量,特别是智能化新型力量,动态调整力量结构布局,打造以精锐作战力量为主体的结构形态。
  精悍多能的部队编成结构形态。未来作战是一定力量规模基础上质量和体系的对抗,建设一支规模适度、战斗力强悍的军队是一个负责任大国的首选。新时代为适应不同战略方向、不同作战对手、不同战场环境、不同作战形式和不同性质任务的需要,战斗部队结构的层次性区分将更明确,趋向以不同的要求和标准区分部队类型分别加以建设,趋向层次向下瞄准联合、适应联合、服务联合,培训人员、发展装备、组建单位,强化战术级模块合成建设,努力塑造主干力量强大、尾巴更小、保障力量精的编成结构,增强机动灵活、使用灵活、组合灵活的作战适应性能力。
  制度支撑的新型法治文化形态。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是一个过程,组织的结构和流程这一“硬件”发生改变,组织内部各种关系和运行方式的相应“软件”就会重新确立。因此,军队组织的主要构成要素一般都需要经过器物、制度、文化层面的递进演变,才算切实完成一个变革周期。上述嬗变过程,要求军队在推进重建指挥体制、管理体制新格局,重塑各种关系、指挥方式、作战样式、治军方式和思维习惯的新状态过程中,须高度注重法规制度的支撑保证和规范作用,瞄准激励自主创新,以良法促进发展、保障善治,培塑于法有据、依法而行的新型法治文化形态。
  科学把握推进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的发力点
  理技双驱是先导。从一定程度上讲,军队组织形态向现代化迈进的前提和灵魂是理论创新,而军队组织形态的理论体系构建及其基本形态架构发展的缘起,是军事科技革命以及由此引发的武器装备、战争形态、作战样式和制胜机理的不断深刻变化,这是军队建设和战争实践充分证明的客观规律。如美陆军始终围绕在联合作战背景下夺取战场主动权这一核心,相继提出“空地一体战”“全维作战”“全谱作战”和“联合地面作战”等顶层概念,影响了数字化师和模块化部队的架构。俄陆军战役战术理论强调要提高作战力量在孤立方向和与主力失去联系的情况下,以及在最复杂的物理与地理条件下,实施高度机动的独立战斗行动的适应能力,成为俄陆军“师改旅”的重要导引。按照这一必然逻辑,适应新时代作战方式加速变化并形成新的作战理论的发展实践,调整改造军队作战流程和组织结构,立起现代化的军事组织形态,需要从源头上把军队组织形态理论创新与科技创新两个引擎协调发动起来,共同为推动实现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助力加油。
  体制运行是核心。体制能否高效运行,是检验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的核心指标。实现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要围绕国防和军队改革奠定的“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总体建设格局,遵循以效能为核心、以精准为导向的现代军事管理革命要求,继续深入推动体制的“二次创新”,深化细化职能定位、职责区分、权限边界、业务链路、作业流程、行文办事等环节,发掘新体制应有优势,切实推进战略谋划、战略指挥、战略管理等职能的有效发挥。同时,紧紧扭住科学建立战区和军种分合机制这一重要抓手,着眼构建坚强有力的联合作战指挥机构,突出战区指挥打仗、军种管理建设的主体地位,形成“战牵引建、建支撑战、战建高度融合”的顺畅运行机制。
  力量打造是关键。着眼打造精锐作战力量,优化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是推进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的关键一步。随着军队指挥信息系统的快速发展,指挥、控制、情报、通信融合一体化逐步深入,指挥结构由“树”形向扁平形“网”状结构不断发展,促进了军队组织层级和部队规模结构继续朝向更加精干高效转型,要求军队总体规模的“数量”和“质量”更加相互协调,加快推进战略预警、防空反导、战略投送、远海防卫等力量体系,不断增强具有“朝阳气息”的新型作战能力,及时融入整体作战力量体系建设,优化军种力量结构。同时,着眼更快捷、更轻便、更有效的联合力量建设,注重突出不同方向安全需求和作战任务,深入优化部队编成,向人员和装备充盈不虚、结构模块合成、作战任务适应性强、跨域灵活机动的方向发展。
  制度完善是支撑。凡战,制必先定。军队组织功能的释放,很大程度依赖于一整套能够使各个模块和各项作业有序协调起来以形成整体战斗力的规则和制度。在高技术武器装备和高素质联合指挥人才充盈的一体化联合作战战场上,没有制度优势,先进的技术和武器装备只能带来局部的、战术上的优势,无法转变成战略、战役优势。在努力实现强军目标的新时代,推进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需要充分把握军队领导指挥活动及其运行对法治的现实需求和原则指导,研究健全支撑军队领导指挥运行的职能职权体系、法律制度体系和依法运转的工作机制,推进军队领导指挥体制和工作运行的制度化和规范化,建立决策、执行和监督相互平衡相互促进的权力运行与工作运转法治机制,以制度保证提升战斗力效能。
【版权声明】凡来源理论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中央党校报刊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在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时请注明来源为理论网
相关新闻
 
精华推荐
新闻排行内容加载中...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 新闻信息许可:1012011002 | 京ICP备12002119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448号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投稿信箱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805042 18801149911
Copyright © 2015-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共中央党校报刊社  理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