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论 经济 政治 文化 社会 生态 党建 国防 外交
首页 >> 学习时报 >> 正文
女儿一声唤何故泪盈盈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沈俊峰    2018-05-25 11:06:00 
那年,8集电视剧《雪域情》剧组赴西藏拍摄。
  该剧以李素芝的事迹为原型创作,演员徐敏饰演剧中人物林书芝,16岁的沈陶然饰演林书芝的女儿林可西。剧组到达拉萨,李素芝与演职员一起吃饭,“林可西”剥了一只虾递给他:“爸,你吃虾。”没想到,李素芝竟感动得泪眼盈盈。
  沈陶然哪里知道,将军的心里,这一声极其平常的“爸”,却是那么的不同寻常,曾经,为了能听到女儿喊一声“爸”,成了他的奢望,成了他的热盼,是那么的艰难。
  李素芝和妻子郭淑琴从第二军医大学毕业后,一同进藏。郭淑琴分在西藏军区总医院,李素芝分到山南军分区第九医院。但是,李素芝再三要求到条件更艰苦、边防官兵更需要的地方去,于是,到了海拔4500米的边防某团卫生队。
  凭着坚强意志,李素芝克服了令他身体颤抖、心跳加快、头痛欲裂的高原反应,在两年多的时间里,跑遍了所在部队的每个连队、每个哨所,研究了各种疑难病症,写下了10多万字的高原医学笔记。他还冒着巨大的危险,在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上为身受重伤、脑内血肿的战友成功地做了开颅手术……
  后来,西藏军区下了4次调令,才将他调到军区总医院。
  李素芝和郭淑琴结婚后,虽然在同一家医院,却不经常见面。李素芝把事业看得比生命还重,心思和精力都放在了业务上。从图书室到实验室,三天两头不回家,回到家也常是三更半夜。最长的一次两人有一个多月没见面,因为要给各自的病人做手术,竟然在手术室不期而遇。郭淑琴还开玩笑说,看谁的手术做得又快又好。
  一天,李素芝回到家里,沉默很久才说:“小卓玛死了!是先天性心脏病死的。她才18岁啊!”那一夜,李素芝失眠了。
  西藏是先天性心脏病高发区,发病率是内地的2至3倍,国外有些医学专家曾经断言,在海拔3500米以上的高原实施心脏手术,简直是天方夜谭。
  李素芝决心攻克这个世界难题。
  为了做实验,李素芝吃住都在实验室。因为要用狗做实验,他弄得浑身都是狗味。有一阵子,郭淑琴受不了,气极了,就吓唬他:再做实验就离婚!
  郭淑琴知道,李素芝不容易,他是顶着重重压力,顶着许多闲言碎语做实验的。他百折不挠要实现的,不正是他们共同的理想吗?作为妻子,她敬佩他,当然也会不遗余力地支持他。
  郭淑琴怀孕8个多月时,患上了妊娠高血压症、高原红细胞增高症、尿蛋白4个“+”号,同时身体浮肿,开始流血,再坚持下去就有可能引起胎盘早搏,甚至胎死腹中。她只得回到老家大连生孩子。
  郭淑琴做剖腹产手术时,李素芝不在身边,是郭淑琴的姐夫在手术单上签的字。按规定,郭淑琴产假有7个月,可是她牵挂着西藏,仅过了4个多月,便把女儿送到了山东临沂,让李素芝的父母帮助抚养,自己则回到了西藏。
  孩子“丢”在山东,一“丢”就是6年。
  他们特别想孩子,每当看见别人家的孩子,他们都会追上前去仔仔细细地看,问那孩子多大了,然后想象着自己的孩子是个啥样,长大了多少。目送着孩子远去,苦涩的情感流淌在心里,特别是郭淑琴,常常泪流满面。他们给孩子买了许多大大小小的衣服,郭淑琴还织了许多毛衣,寄回老家。他们把对孩子的思念,全部寄托在了那一件件小小的衣服上了。
  郭淑琴随身带着女儿一张三四个月大时的照片,想孩子的时候,她抚摸着照片,看着看着,泪水便流了下来。
  老家来信说,女儿太可怜了,她与小朋友们在一起玩,别的孩子要回家了,便说俺回家找爸去,俺回家找妈去,他们的女儿只能说,俺回家找奶奶去。看着信,他们的心在颤抖,欠女儿的实在是太多太多。
  郭淑琴再一次见到女儿时,女儿已经6岁了。
  漫长的6年对于一个刚出生的孩子来说,“妈妈”只是一个美好的概念。女儿喊她“姨”,喊她“姑”,就是不喊她“妈妈”。
  在西藏工作17年,郭淑琴的脑压高,经常头疼、呕吐,甚至大小便失禁。有一段时间,她一上手术台就晕,昏倒过许多次,只得休息一会儿坚持再上。她的牙齿已掉得差不多了,只好装上假牙。后来,郭淑琴被确诊患上了高原性心脏病,身体已特别虚弱。
  这时候,女儿小学已经快读完了,寄宿在郭淑琴的大姐郭淑荣家里。大姐比她大25岁,长姐如母。当年,母亲去世时,郭淑琴只有十三四岁,是大姐将她带大。现在,这位善良勤劳的妇女又帮助带大了妹妹的孩子。女儿比郭淑荣的大孙女还小一岁,她们从小一起长大。女儿本该喊郭淑荣“姨”,可她却跟着也喊起了“奶奶”。不幸的是,“奶奶”不久得了脑血栓,瘫痪在床,不能再照顾孩子了。
  面对这些实际情况,郭淑琴只能转业,回到大连。
  妈妈能够天天和自己在一起了,女儿特别幸福,但是她经常很委屈地问妈妈:“我爸爸呢?他怎么老不回来看我呢?同学们都说我是一个没有爸爸的孩子,他们欺负我,瞧不起我,都不愿跟我一起玩。”郭淑琴心里难受,安慰女儿:“你有一个好爸爸,他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工作,等到过年的时候,爸爸就会回来看你的!”
  可是等了一年又一年,等了一天又一天,女儿还是没有见到爸爸。
  终于,李素芝打来了电话,说要回大连与她们一起过春节。女儿听了甭提心里有多高兴了。从那天起,她每天放学就跑到路口等爸爸。等啊等,一直等到了年三十,盼到了除夕夜,爸爸还没有回来。正月初一过了,元宵节过了,正月都过完了,还是没有见到爸爸的影子。后来,李素芝打电话抱歉地说,他到边防哨所巡诊去了,实在走不开。
  那一刻,郭淑琴捂着话筒忍不住号啕大哭。
  哭归哭,她毕竟能理解他,但是孩子连见见爸爸这个起码的愿望也难以实现,这怎么不让她伤心呢?从那以后,女儿认为爸爸骗人。她的性格变得越来越孤僻,不再愿意与人交流。
  一次,李素芝借出差的机会终于回到了大连。那还是女儿记事后第一次见到爸爸。她高兴、激动,又陌生,心里怯怯的。李素芝带她去逛街,突然下起了大雨,他想找个地方躲雨,可一转身发现女儿不见了。他急三火四像个落汤鸡似的回到家,发现女儿正躲在一边偷偷地笑。他没有意识到,那是女儿在“报复”他。
  女儿已经10多岁了,父女在一起的时间总共不到3个月,时间和空间暂时冲淡了他们血浓于水的亲情。李素芝心中惭愧,十分不安,回到西藏后,他有空就给女儿打电话,想就此沟通父女之间的感情,可是每次打电话,只要是女儿接的,她要么不说话,要么喊一声:“妈,你的电话。”然后就冷冰冰地走开了。
  那年暑假,郭淑琴带女儿去了西藏,她要让女儿看看爸爸是如何工作的。在医院,女儿看到爸爸常常在口袋里装个凉馒头,有时候边走边吃,生活特别简单。她对爸爸的态度好多了。军校毕业后,她也主动要求进藏工作,与爸爸接触多了,慢慢地理解了爸爸。一天,她终于叫了一声“爸爸”,这可把李素芝高兴坏了,他立即打电话给妻子:“女儿叫我‘爸爸’了!女儿叫我‘爸爸’了!”
  牺牲的是亲情,献出的是大爱。大爱无边,自有雪域高原作证。
  孔繁森曾说:“我们西藏很艰苦,但不能白苦,要苦就苦出个名堂,为西藏人民谋点福利。”李素芝牢记好朋友的这句话,忍受着难以割舍的亲情牵挂和折磨,默默奉献,为西藏、为国家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他主持研制的“高原康”,解决了内地人进藏的高原反应;在高原攻克了先天性心脏病手术,被誉为“高原一把刀”……他先后发表论文188篇,获得科技成果20项,开展新技术、新业务116项,其中15项创世界医学奇迹、32项属国内首创、80项填补了西藏高原医学空白。
  2013年1月,李素芝当选为西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同年8月21日,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签署命令,授予李素芝“雪域高原好军医”荣誉称号。
【版权声明】凡来源理论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中央党校报刊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在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时请注明来源为理论网
相关新闻
 
精华推荐
新闻排行内容加载中...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 新闻信息许可:1012011002 | 京ICP备12002119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448号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投稿信箱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805042 18801149911
Copyright © 2015-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共中央党校报刊社  理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