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论 经济 政治 文化 社会 生态 党建 国防 外交
首页 >> 学习时报 >> 正文
谈谈马克思的科学抽象法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张慧君     2018-05-18 10:47:00 
  马克思强调,“分析经济形式,既不能用显微镜,也不能用化学试剂。二者都必须用抽象力来代替”。科学抽象法是马克思在研究政治经济学、分析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过程中形成的一种社会科学研究方法。马克思创立的科学抽象法不同于一般的抽象思维,他站在无产阶级的立场上,将唯物史观和辩证法贯穿始终。

  客观事物总是以纷繁复杂的现象形态呈现于我们面前,但人们的认识不能仅仅止步于对现象进行浅显的描述,而是要透过事物的表象揭示出其本质和规律。正如马克思所言:“如果事物的表现形式和事物的本质会直接合而为一,一切科学就都成为多余的了。”
  只有揭示事物的本质和规律,才能更加有效地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达到这一目的就需要运用科学抽象的方法。科学抽象法是马克思在研究政治经济学、分析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过程中形成的一种社会科学研究方法。马克思指出:“分析经济形式,既不能用显微镜,也不能用化学试剂。二者都必须用抽象力来代替。”只有在深入分析社会现实的基础上,运用人类的抽象思维能力,剥离那些外在的、偶然的、非本质的联系,才能探寻到事物内在的、必然的、本质的联系,这是建立一种科学理论体系的必由路径。
  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中,马克思对政治经济学研究的两条道路进行了清晰概括,首次阐明了科学抽象法包括的两个思维过程。一是从具体到抽象的研究过程,也就是运用抽象思维能力透过复杂的经济现象,揭示其背后的本质联系和内在规律,从而形成一系列概念和理论范畴。马克思将其形容为:从“关于整体的一个混沌的表象”开始,并且通过更切近的规定“就会在分析中达到越来越简单的概念”;“从表象中的具体达到越来越稀薄的抽象”,直到“达到一些最简单的规定”。二是从抽象回到具体的叙述过程,也就是运用抽象得来的关于事物本质的一系列理论和概念,对经济社会演化过程进行更加清晰而深刻的说明,“在第二条道路上,抽象的规定在思维行程中导致具体的再现”。从抽象回到具体是人们对事物的认识从简单到复杂,从初级到高级的不断升华过程,是一个用“思维”来掌握“具体”,并“把它当做一个精神上的具体再现出来的方式”。这时的“具体”不再是简单的感性事物,而是内涵丰富的理性具体,是“许多规定的综合”与“多样性的统一”。
  《资本论》这部马克思主义最厚重、最丰富的著作,全面而生动地展现了科学抽象法在政治经济学中的运用。在《资本论》中,马克思透过形形色色的资本家、形式多样的资本主义收入形态(利润、利息、地租等)、形态众多的价格形式(价格、市场价格、生产价格等),抽象出资本、剩余价值、价值、劳动力商品等范畴,然后把商品作为叙述的逻辑起点,通过论述商品的二因素,劳动的二重性,剩余价值的生产、流通和分配过程,一步步向我们展现出资本主义庞大生产方式的运行过程、内在机理和主要矛盾,揭示了其发展的历史趋势。
  马克思创立的科学抽象法不同于一般的抽象思维,他站在无产阶级的立场上,将唯物史观和辩证法贯穿始终,因而能够深刻穿透资本主义现实,揭示出资本主义社会的运动规律和人类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在马克思之前,一些古典学派的经济学家也在一定程度上运用抽象思维,从国民经济现实中抽象出一般的经济范畴,如劳动、分工、需要、交换价值等,然后上升到国家、国际交换和世界市场,从而建立了各种经济学体系,但是古典政治经济学的抽象法具有缺陷。
  首先,受资产阶级的立场所限,虽然古典政治经济学家在一定程度上研究了利润、利息、地租这些剩余价值的表现形式,但是始终没有抽象出剩余价值,也未能深入探究剩余价值的起源这一“爆炸性问题”,因而无法揭示出资本对雇佣劳动的剥削本质。其次,由于缺乏唯物史观和辩证法的思维,古典政治经济派总体上以静态视角来看待资本主义社会,否认资本主义制度存在系统性危机,把资本主义看作是永恒的社会制度,而忽视了这一制度的内在矛盾及其历史暂时性。最后,在运用抽象法时,一些古典政治经济学家(如大卫·李嘉图)没有遵循从简单范畴逐步上升到复杂范畴这一科学分析过程,而是直接越过中介环节,进行“强制的抽象”,因而混淆了事物的本质与具体表现形式(如越过对利润平均化过程的考察,把剩余价值直接等同于平均利润),最终导致古典学派的发展陷入困境。总之,正是由于马克思始终坚持无产阶级的科学世界观和方法论,遵循正确的抽象思维方法和理论构建路径,因而能够从历史发展的总体趋势出发深刻把握人类社会发展的本质和规律,这正是马克思科学抽象法的“科学性”所在。
  马克思的科学抽象法为建立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提供了重要的方法论指导。恩格斯指出:“一门科学提出的每一种新见解都包含这门科学的术语的革命。”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就要立足中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伟大实践,提炼和总结中国经济发展实践的规律性成果,把实践经验上升为系统化的经济学说,并形成一系列反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理论范畴与概念体系。在此基础上,运用这些理论范畴和概念,有效解释经济社会发展现实,深刻分析发展进程中存在的问题和矛盾,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更好地指导和服务于实践。在运用科学抽象法过程中,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的人民立场,把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贯穿始终,才能准确把握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本质、目的和内在逻辑。在科学抽象的过程中,要坚持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认识论,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辩证运动的角度来把握当代中国的制度变迁与经济发展,紧紧围绕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发生转化这一重大实践特征,深入探究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本质要求和内在规律。
【版权声明】凡来源理论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中央党校报刊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在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时请注明来源为理论网
相关新闻
 
精华推荐
新闻排行内容加载中...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 新闻信息许可:1012011002 | 京ICP备12002119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0448号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投稿信箱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805042 18801149911
Copyright © 2015-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共中央党校报刊社  理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