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济建设    政治建设    文化建设    社会建设    生态文明建设    党的建设    系列讲话    干部教育    研讨会
    马理          哲学          党史          科社          科技          教育          军事          政策          法治          读书          艺术
首页 >> 经济建设 >> 正文
科斯定理存疑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王东京    2018-04-13 10:19:00 
  产权问题学界讨论了多年,今天学界的共识是,产权不同于所有权:所有权是财产的法定归属权;而产权则是指财产使用权、收益分享权与转让权。由此说,产权是否清晰与所有权无关,无论财产所有权公有还是私有,产权都有可能不清晰,所以经济学讲明晰产权并不是要将财产公有变为私有。此点重要,我要特别说明。
  国内学者对产权的关注,始于20世纪80年代初农村土地承包制改革。土地承包制,实质是将农村的集体土地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让农户拥有土地经营权。后来国企改革,也是实行生产资料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1991年,美国经济学家科斯获得诺贝尔奖,“产权”概念才在国内渐渐流行开。其实,我们如果将“经营权”定义为使用权、收益权、转让权,经营权与产权就是一回事。
  我作此文当然不只是解释概念,而是要对科斯定理的适用性提出质疑。多年来对科斯定理我一直有疑惑,不是说该定理完全不对,但也不是无懈可击。比如对如何解决负外部性问题,科斯断然否定“庇古方案”而主张用市场取代政府,此主张我认为大可商榷。
  1960年,科斯发表了《社会成本问题》一文,学界流行的所谓科斯定理,就是后来学者根据该文核心观点所作的归纳。其标准表述是:“只要交易成本为零,产权界定清晰,无论产权界定给谁市场皆可引导经济达到高效率”。显然,此定理包含两个假定与一个推论:第一,假定界定产权的交易成本为零;第二,假定产权有清晰的界定。若这两点成立,推论是解决外部性无需政府干预,市场能够让资源配置达到高效率。
  举例说吧:一家工厂排放烟尘,这样势必会给居民造成污染,于是产生了负外部性问题。负外部性怎么解决?英国学者庇古提出的方案是,由政府向工厂征税而后补偿给居民。可科斯认为,若界定产权的交易成本为零,解决外部性问题政府只需界定产权而不必征税。科斯的解释是:若将产权界定给居民(让居民有不受污染的权利),工厂自己会在烟囱上安除尘器;若将产权界定给工厂(让工厂有排放烟尘的权利),居民会出资给工厂安除尘器。
  如果界定产权的交易成本真的为零,科斯定理似乎成立。但应指出的是,交易成本为零只是个理论假设,在真实世界交易成本不可能为零。这一点科斯其实很清楚,于是他指出当交易成本不为零时,产权应根据交易成本高低界定:若产权界定给工厂的交易成本更低,产权就界定给工厂;反之,产权就界定给居民。
  是的,当交易成本不为零时,产权可根据交易成本的高低界定。然而值得追问的是,根据交易成本高低界定产权,市场真能引导经济达到高效率吗?这些年我反复思考,想到的答案却是“不确定”。为便于理解,容我先对科斯所指的“高效率”作说明。
  在经济学里,“高效率”有两种解释:一是高生产率;二是资源配置的“帕累托最优状态”。从科斯的《社会成本问题》看,他说的高效率是指后者。何为帕累托最优?帕累托最优是指这样一种状态:在某种给定的资源配置状态下,任何改变都不可能是至少一个人的状况变好,而不使任何人的状况变坏。若一种改变让某人状况变好而未让其他人状况变坏,此状态不是帕累托最优,而是帕累托改进;若一个人状态变好而同时让其他人状况变坏,这样的状态也不是帕累托最优。
  如果用“帕累托最优”表示高效率,科斯定理则有明显的疑点。事实上,当交易成本不为零时,即便按交易成本高低界定产权,市场未必能引导经济达到高效率。读者要注意,我这里说“未必能”不是完全不能,而是有可能不能。何以见得?还是让我用前面工厂与居民的例子分别对产权界定的两种情况作分析。
  第一种情况:假定产权界定给居民的交易成本相对低,政府将产权界定给了居民。若产权一旦这样界定,工厂就面临两个选择:一是自己花钱在烟囱上安除尘器;二是花钱向居民购买排放权。毫无疑问,无论工厂最后作怎样的选择,结果都能将社会成本内化为工厂的私人成本,居民利益得到保护,于是资源配置达到帕累托最优。
  第二种情况:假定产权界定给工厂的交易成本相对低,政府将产权界定给了工厂。在此情况下,居民要免受污染损害就得花钱替工厂安除尘器。问题就在这里,工厂排放废气造成的环境损害是工厂的社会成本,可现在如果让居民给工厂安除尘器,社会成本并未内化企业成本,而是转嫁给了居民,这种状态显然不是帕累托最优,因为工厂利润增加的同时,居民的收入却变少了。
  由此见,在第一种情况下科斯定理成立;而第二种情况将产权界定给工厂,通过市场解决负外部性并未达到帕累托最优。这是说,界定产权的交易成本不为零时,即便清晰界定产权,但只要产权不界定给居民,科斯定理便不成立。
  正是基于以上分析,故对科斯定理我认为不必盲从。我的观点,解决负外部性既要发挥市场作用,同时也不能排斥政府作用。负外部性若能通过市场解决当然好,但市场若不能将社会成本内化为私人成本,政府就要出面调节;再有,要想通过市场减少负外部性,前提是将产权界定给居民,否则权责不对等,负外部性会愈演愈烈。
【版权声明】凡来源理论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理论网所有。未经中央党校报刊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
相关新闻
 
精华推荐
新闻排行内容加载中...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投稿信箱
本网站所刊登的报刊社及理论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报刊社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转自理论网。
Copyright © 2009-2014 www.cntheor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