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济建设    政治建设    文化建设    社会建设    生态文明建设    党的建设    系列讲话    干部教育    研讨会
    马理          哲学          党史          科社          科技          教育          军事          政策          法治          读书          艺术
首页 >> 文化建设 >> 正文
《石灰吟》中的君子之风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胡海升    2018-04-09 10:20:00 

  500多年前的明朝有这样一位文人,他仰慕南宋末年文天祥丞相的气节,悬文天祥像于座位之侧,几十年如一日;他面对凶残的素有反叛之心的王爷,怒而直面其过;面对权势滔天的宦官,也决不贿赂巴结,以至被诬陷几乎死于狱中;他曾怒斥逃跑怯敌之举,整饬兵备,部署要害,固守北京城,使大明朝免于灭亡;他常以石灰自喻,恪守家风,两袖清风,严格教育子女,使后世子孙品德上从未有缺。他就是大明朝的擎天白玉柱,与南宋岳飞、明末张煌言并称“西湖三杰”的兵部尚书——于谦。
  “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身碎骨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这是于谦的代表作《石灰吟》。这首诗以象征的手法,借石灰喻人,表现了他高洁的品格。这首诗也是于谦一生的真实写照,体现了他终其一生而不改的君子之风。君子之风,于个人即为良好的作风;于家庭即为严谨的家风;君子以类聚,于政即为明朗的政风;天下以类聚,于社稷即为欣欣向荣的社会之风。
兴利除弊 能臣作风
  探究于谦君子之风的本源,当从其祖上的家风谈起。于谦祖上皆为官宦,素有贤名。其父于彦昭是一位有崇高理想和道德追求的读书人,他正直而忠纯,深恶官场的黑暗,故而隐于家乡钱塘而不仕,专心教育子孙。于彦昭的家风,深深地影响了于谦,使其受益终生而青出于蓝。
  于谦二十出头即中进士,而立未至,即受皇命直斥汉王朱高煦,正义之言,发自肺腑,声色震厉,使朱高煦惭愧之至,伏地战栗。于是龙心大悦,擢于谦巡按江西,于谦于江西公干中为民请命,平反冤狱,累计有数百起。宣德五年(1430年),宣宗委于谦以重任,迁于谦为兵部右侍郎,巡抚河南、山西。于谦到任后,骑马轻装走遍了所管辖的地区,与父老亲切交谈,考察当时各项应该兴办或者革新的事项,多次上书朝廷;遇水旱灾害,马上如实禀明,以尽快组织灾后救援。正统六年(1441年)上书为府州县的下等民户,在青黄不接之时,争取一定份额的粮食,等秋收后偿还。因年老有病以及贫困而不能偿还的则给予免除。州县官吏任期已满应当升迁的,如果预备粮不足,不能离任。宣宗深以为然,下令照此施行。于谦令各州县加厚建筑堤坝,每个乡里设亭,亭设亭长,责令其负责修缮堤坝。又命令百姓种树挖井,结果当地榆柳夹路,行人也不再受口渴之苦了。另外,大同孤立在塞外,按抚山西的官员常走不到,于谦请另设御史来治理。又把镇边将领私人开垦的田地全部收为官家屯田,以资助边防开支。于谦的恩威流传甚广,太行山的盗贼为此而不敢露面。
为官清廉 两袖清风
  正统年间,太监王振深得英宗器重,权势熏天,揽权纳贿无所不用其极,百官大臣争相献金求媚。唯独于谦每次进京奏事,从不带任何礼品,更谈不上贿赂王振。有人好意劝他说:“您不肯送金银财宝,难道不能带点地方特产?”于谦潇洒一笑,甩了甩他的两只袖子,说:“只有清风。”为了明志,于谦特作《入京》诗一首:“绢帕蘑菇及线香,本资民用反为殃。清风两袖朝天去,免得闾阎话短长。”此诗传到王振耳中,给于谦带来了灾祸,其被诬陷几无命还。幸百姓听说于谦被判处死刑,群民共愤、联名上书,方使王振不得不刀下留人。几经波折,于谦做了知府,前后在任共十九年,清廉之名远播海内。
保卫京师 国士之风
  正统十四年(1449年)七月,也先大举进犯,英宗受宦官王振的挑唆,不顾于谦和兵部尚书邝埜的极力劝谏,决定御驾亲征。行军中,王振多次擅改路线,并邀英宗临幸其蔚州宅第,以致耽误行程,行至土木堡(今河北怀来东),被瓦剌兵追至,50万大军全军覆没,兵部尚书邝埜、户部尚书王佐等66名大臣战死,英宗被俘,史称“土木之变”。当此之时,大明精锐多失陷于土木堡,京师仅余不到十万老弱士卒,虽皇太后命郕王朱祁钰监国,但似有群龙无首之势,朝廷之上,迁都之声有之,投降之声有之,无助呼号之声有之,百姓人心惶惶,北京似不可守。但于谦以兵部尚书之职审时度势、力排众议请郕王调两京、河南备操军,山东和南京沿海的备倭军,江北和北京各府的运粮军驰援,使京城兵力达到20多万人,安定了人心。也先送英宗回去,要求守城者开门被拒,于谦等大臣拥立郕王为帝,遥尊英宗为太上皇,粉碎了也先以英宗为要挟的阴谋。也先无计可施,下令强攻北京城,于谦遂率军于德胜门、西直门、彰义门(今广安门)等地,屡败敌军,迫使也先军退回塞外,京师转危为安。
  北京保卫战仅5天即取得了胜利,离不开于谦坚定的抵抗和战争的智慧,他能在纷杂的斗争形势中,抓住政治上和军事上的主要矛盾。于政治而言,奇货可居的俘虏英宗是也先的王牌,于谦等有识之士能够“重社稷、轻君王”,果断拥立郕王朱祁钰为帝,使也先的王牌毫无用处,于政治上变被动于主动,可谓北京保卫战胜利的关键之一。应该这样说,北京保卫战中的于谦于少保,真是国士无双!
  然而,北京保卫战的胜利也为于谦的悲剧人生埋下了伏笔。也先有此一败,英宗已经失去了作用,遂将英宗放回。景泰八年(1457年),英宗在宦官和佞臣的拥戴下发动夺门之变,于正月重登帝位。而当年拥立明代宗朱祁钰并力主抗敌的于谦却在卑劣政客的诬蔑下被英宗杀害。
  于谦的君子之风,起于良好的家风,成于严谨的作风,以清风正气为其基石,升华于保卫祖国的国士之风。这正如《石灰吟》中的石灰,深山是其本源,千锤万凿而养成作风,清白为其品德,最终升华于烈火焚烧。纵粉身碎骨,亦不改其志……

 
【版权声明】凡来源理论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理论网所有。未经中央党校报刊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
相关新闻
 
精华推荐
新闻排行内容加载中...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投稿信箱
本网站所刊登的报刊社及理论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报刊社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转自理论网。
Copyright © 2009-2014 www.cntheor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