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济建设    政治建设    文化建设    社会建设    生态文明建设    党的建设    系列讲话    干部教育    研讨会
    马理          哲学          党史          科社          科技          教育          军事          政策          法治          读书          艺术
首页 >> 文化建设 >> 正文
做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
——吴雄丞同志访谈录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访谈整理:单 玉 尹晓徽 殷玉洁    2018-04-09 10:19:00 

  吴雄丞,原中央党校科社教研室副主任、马克思主义研究所所长、《科学社会主义》杂志主编,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国科学社会主义学会顾问、全国党建研究会特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常务理事、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特邀研究员。1991年获首批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我自己几十年的体会,党校的教学特点,或者说精神,说一千道一万,一定要把这样一个思想牢牢地确立起来,就是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同中国的实际相结合。”
  “我们作为共产党人,作为党校的同志,一定要坚定不移地传承党校精神、党校传统。这就是真学、真信、真用马克思主义,做坚定的马克思主义信仰者和践行者。”
  采访者:吴老师,您好!您一直致力于马克思主义的教学、研究和宣传,您是怎样走上这条学术道路的?又是如何来到中央党校工作的?能和我们谈谈您学习工作的经历吗?
  吴雄丞:我1930年出生在湖南省常德市。常德挨着洞庭湖,是一个被称为鱼米之乡的好地方。从小家里很注意对子女的培养,所以我很顺利地读了小学、中学。湖南全省解放是1949年的8月初,常德早些,是1949年7月底解放的。解放军7月底进入常德后,我就到长沙考大学。我考了湖南大学,就是今天在岳麓山的这个湖南大学。现在的湖南大学是后组建的,原来的湖南大学是个全科学校,文史哲、经法商、理工农医全有,是个综合性大学。我大学的第一年读的是法律,第二年读的是经济,三年我就大学毕业了。
  1952年8月,党培养我,把我选调到北京来学习,在人民大学读马列研究班。我进班学了半年,没有学完。当时中央党校的前身中共中央马克思列宁学院办了一个师资培训班,培训马列主义师资,对外叫师资训练部,对内称为一部。组织把我选调到这儿来培训。从1953年初直到1955年的7月,学习了两年半。这是我第一次进中央党校。
  在马列学院毕业以后,中央统一分配,我被分到了东北人民大学(在吉林省长春市,现在叫吉林大学)。我就在那儿当了27年老师,主要从事的教学任务,就是传播马列主义。讲过科学社会主义、共运史,后来又教过哲学。
  改革开放后,很多部门要人,我被选调到了中宣部,在中宣部理论局工作了3年多。后来正好中央党校需要人,因为我原来是这里的学员,就这样到了中央党校,那是1984年的事情。1950年代初,我在中央党校做学员,1984年的时候来这里做教员。这中间,我还来过一次中央党校,有一年多的时间,做什么呢?参加全国文科教材编写工作。当时中央党校科社部的主任郑宏璋同志主持一个项目,编一本马克思主义政治学,从外地调了我到这儿编书。
  1984年到中央党校以后,我还是做传播马克思主义的工作,主要教科学社会主义,还担任《科学社会主义》杂志的主编,从1990年直到2000年,做了10年主编。此外我还当国家课题评委,从1990年一直到2005年。通过做这个工作结识了一些中青年教师,做了些传播马克思主义的工作。
  2004年,我正式退休了,但是社会上还有些工作。其中,中国社科院马列主义研究院聘请我为特约研究员。社科院还有一个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我是这个中心的创始参加者之一。中央领导同志1994年提出了要研究国外的社会主义,责成中央几个单位,中央党校、教育部、中联部、社科院、新华社等共同组成,研究世界社会主义发展问题。当时我们的常务副校长薛驹同志领了任务,回来把这个任务交给我。这个工作,当时叫协调组,现在改叫中心。另外我还参加了全国党建研究会,当过党建研究会理事,后来不当理事了,就当特邀研究员,一直参加活动到80岁。所以我退休以后,还继续传播马克思主义。
  总的看,我这一生,主要的基调,就是学马列、传播马列。
  采访者:吴老师,您在党校工作多年,目睹了党校这几十年的变化。这么多年来,关于党校的变化您感受最深的是什么?
  吴雄丞:1950年代初我来的时候,这里还叫马列学院。1955年改名叫中共中央高级党校,后来又改叫中共中央党校。从1950年代初到现在60多年来,我亲身经历中央党校的变化。应该说,变化是很大的。
  一是校园环境变化大。包括建筑、设施这些变化很大。原来马列学院就是现在南院那块地方。后来扩大了,现在也不断有新的建设。
  二是学员变化大。原来我们的一些学员文化程度不高,读马列的书有些吃力。现在很多干部学员都是大学生甚至研究生,很多出过国、留过学。
  三是师资队伍变化大。以前我在马列学院学习的时候,教我们的都是一些老一辈的理论家,比如艾思奇、杨献珍、胡绳。我当时在一部二班,部主任就是胡绳。他给我们讲中国近现代史,写了一个提纲,这个提纲,后来扩展,就成了一本书,叫《帝国主义与中国政治》。他还让我们写文章。我们一个班几十个人,一个人写一篇文章交给他。他一篇一篇看,批改,写批语,写评语。教党史的老师是张如心。他做过毛泽东的秘书,是一个亲身经历过长征的老同志。教马列主义基础的是范若愚,曾经做过周总理的理论秘书,后来还当过《红旗》杂志的副主编。现在的师资队伍,不断地补充新人,他们视野开阔、知识文化水平也很高。
  我要强调一点,虽然党校有很多变化,但是,变化中有不变。这个不变就是共产主义理想信念不变,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方向不变,中央党校的使命、任务不变。
  采访者:吴老师,您在高校和党校都做过教学,您觉得中央党校的教学、治学和高校相比有什么特点?
  吴雄丞:我自己几十年的体会,党校的教学特点,或者说精神,说一千道一万,一定要把这样一个思想牢牢地确立起来,就是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同中国的实际相结合。
  党校教学的基本精神就是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同中国实际相结合。马克思主义的伟大力量也就在这里。作为核心的思想内容,我想至少有这几方面。
  第一,共产主义理想信念。这是我们的奋斗目标。我们党的最终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共产主义是伟大的理想。第二,要为人民服务。毛泽东写文章纪念张思德,就是要强调为人民服务。强调为民,党要为人民谋福利,就像现在习近平总书记讲的,要让人民过好日子。第三,坚持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我们要站在人民的立场上,要确立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要讲辩证法。第四,要永葆青春的革命精神。就像有一首歌里唱的,革命人永远是年轻。就是永远要有一种积极向上、朝气蓬勃的精神,永葆青春。第五,要有占领意识形态阵地的责任感、使命感。
  以上是基本精神,至于具体途径,我把它概括成四个方面。
  第一,学习与坚守。就是要学习马列,坚守马列的基本观点、立场,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原则。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要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和中国具体实际结合起来。所以首先要搞清楚,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是什么,基本原则是什么。不能丢掉基本原则。所以要学习、要坚守。当然也要发展、要创新。但是一定不能丢了根本。
  第二,实践。实践就是要了解实践、深入实践,自己亲身去实践,遇事要搞调查研究。在马列学院学习,很重视实践。我这一生,从大的经历来看,参加过好多实践。我参加过土改。在湖南大学上学期间,我参加了几个月的土改。从发动群众,到最后分配土地。发动贫下中农,找最穷苦的人家,上他家里去,同吃同住同劳动,跟他打成一片。我还参加过农业生产劳动,从春播到秋收。我在农村生活,包括劳动,加在一起累计至少有4年多的时间。这就是实践。
  第三,加强党性修养。我在马列学院学习的时候,每个月都要开一次批评和自我批评的生活会,一个学期做一次小结,一年要搞一次总结。经常地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党员就要讲党性,不能过分强调个人利益,不能把个人利益凌驾于党的利益、国家利益、民族利益之上。这就是党性修养。对个人主义、拜金主义、享乐主义这些东西都要批判。
  现在,党校在教学内容上丰富了,增加了很多,比如研究国际战略,研究治国理政。从根上,中央党校要坚守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把它和中国实际好好结合起来,一定要传承这些最基本的精神。
  采访者:吴老师,您能和我们分享一下教学、治学的经验和体会吗?特别是对年轻教师您有什么建议?
  吴雄丞:上世纪90年代,中央党校有一个刊物,叫《中央党校通讯》。有一年,那个刊物找了全党校十来个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教师做报道。每个人照个照片,登到报上。还让我写几个字,讲我这一生的经验和自己的体会。我当时就写了四句话。这四句话是我的座右铭:学而不厌、诲人不倦、敬业乐群、自强不息。
  学而不厌、诲人不倦。这是孔夫子讲的两句话。学而不厌,学习没有厌恶的时候,总是勤奋不倦地学习,活到老,学到老。诲人不倦,教育帮助别人不知疲倦。敬业乐群,包含两个意思。敬业就是忠诚于事业,忠诚于教育的事业,忠诚于马列主义的事业,忠诚于党和人民,热爱自己这个事业,真正努力把这个事情做好。乐群就是喜欢和群众在一起,就是走群众路线,联系群众,和群众打成一片,和年轻人打成一片,不摆架子。自强不息,就是古书里讲的,“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不断朝气蓬勃地朝前走。
  对年轻教员来说,要想做好教学工作,一要多读书。文史哲、政经法各个领域的书籍我都涉猎过。大学头一年我念的是法律,第二年我念的是经济,很自然的,政治类书籍就不在话下。我读的文史方面的书也很多。不论古今,不论中外。后来教哲学,我又学了中国哲学史和外国哲学史。当然,尤其重要的是读马列的书。从在马列主义学院学习开始,凡是中译本的马列著作,我都设法弄到手,如饥似渴地读。读书广博才能有扎实的文化基础,开阔的眼界,学马列才有厚实的基础知识。
  二要多参加实践。这一点前面我讲过。像我参加土改,到农村参加生产劳动等等。通过这种实践,你就能了解劳动者的生活,了解农民真正的状况。解放前,我已经上中学了,在常德亲身经历过日本人的轰炸。有一次,我躲飞机轰炸,躲到乡下去。看见飞机丢炸弹,回来一看,一片废墟,惨不忍睹。这些亲身的经历,也是实践。实践是多方面的。通过实践能够积累一些思想的素材,和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对照起来、结合起来。
  三要真学、真信、真用马克思主义,这是最重要的。我在马列学院求学的年代,我的同班同学一共49个人。岁数大的当时将近40岁,我当时22岁。大家的文化程度、文化素养,情况都不一样。但是,大家有共同的理想信念。在这个基础上,大家团结起来,一心读马列、学马列、践行马列。所以说,要有这个信仰。读马列要真读。读了以后,你要信。你读了它、学了它,你要信仰它。信仰它以后,还要做,你要按照这个精神去做,这才有用。
  作为教员,你自己得学、得信,更得行,光说道理不行,必须得有行动,言传身教,才能把这种坚定的信仰传递给学员。刚才我们说到党校的变化,各方面的进步都很大,甚至是飞跃。但一定要看到,我们作为共产党人、作为党校的同志,一定要坚定不移地传承党校精神、党校传统。这就是真学、真信、真用马克思主义,做坚定的马克思主义信仰者和践行者。
  (访谈整理:单 玉 尹晓徽 殷玉洁)

 
【版权声明】凡来源理论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理论网所有。未经中央党校报刊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
相关新闻
 
精华推荐
新闻排行内容加载中...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投稿信箱
本网站所刊登的报刊社及理论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报刊社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转自理论网。
Copyright © 2009-2014 www.cntheor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