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济建设    政治建设    文化建设    社会建设    生态文明建设    党的建设    系列讲话    干部教育    研讨会
    马理          哲学          党史          科社          科技          教育          军事          政策          法治          读书          艺术
首页 >> 哲学 >> 正文
品味中国哲学的源头与活水
——读《道统》一书有感
来源:理论网    作者:冯 章    2017-01-10 15:05:00 

  《系辞传》曰“形而上者谓之道”。道即是形而上的理论,也就是哲学。道有不同的道,形而上的道,我们学哲学的时候,中国哲学史说这是一个形而上的,不是形而下的,王爱品先生的《道统》(中央编译出版社2016年8月出版)的“道”就是论述中国文化,中国哲学规律,中国的道。“统”是什么含义呢?我聆听了王爱品先生的几次讲课,也拜读了他的著作,这个“统”我个人理解就是传统,或曰族谱、谱系,就是中国哲学文化的传统,就是它的起源和它的流变。第一,起源就是从哪来的?“唯有源头活水来”。第二就是它的流变,这个水是怎么流的?道统,就是中国哲学或者中国文化的源流。

  道统,就是中国哲学的传统,也就是中国哲学文化的“(起)源”与“流(变)”。大道统也就是这个中国哲学文化源流,王爱品先生的《道统》一书主要论述大道统。小道统可说是中国哲学中某一流派。大道统包涵小道统,小道统是大道统的一部分。

  中国学术史上第一次较系统地论述道统的是“司马谈的六家论”:司马迁(约前145-前86年)在《史记》的最后一篇引用了他的父亲司马谈的一篇文章,标题是《论六家要旨》,这篇文章把他以前的几百年的哲学划分为六个流派:这是中国道统的最早的起源。第一次比较详细论述中国哲学的源是司马谈的六家论,是中国道统的最早的起源。实际上讲了6个学派,第一个是阴阳学派,司马谈认为阴阳家是排在第一的。司马迁的父亲首先拜师学的是天文学,这个阴阳学在中国当时是讲天地日月星辰的运行,作为一个天子要掌握天的规律,首先要从天文学来了解星象的运行的次序和规律。我从80年代初开始学哲学专业,直到今天我们都在讲天人合一,天和人怎么合一?什么是天?什么是人?如果一个搞哲学的人,搞中国文化的人,没有搞懂天,古代的天文学,你就不可能把天人关系讲通的。司马迁的父亲首先讲天文学,所以他把阴阳放在第一。我们现在都是把儒放在第一,道德放在最后一个。司马谈总结到,这些不同的学问都是为了统治阶级,为了国家怎么样更好的治理,它是从不同的方面,不同的方法去论述,有的明显,有的不明显。引用《易传》的一句很有名的话就是“天下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他认为儒家虽然说是博而广,讲了这么多的领域,讲了几千种礼仪,但是功劳很少。司马谈认为,虽然说儒家有这么多的不好,但是他讲君臣父子的关系,讲邦国领导,讲家庭关系,这方面的伦理次序他认为是永远不可改变的。司马谈对六家分析可以说是非常辩证,既分析优势,也指出不足。他对名家的分析,名家对事物的名和实研究,这个理论是永远不可更改的。司马谈对我们中国传统文化的源分析得应该是很深刻的,是他临死之前在床前给他儿子教导的一段话,可以说是真理。

  在这之前,庄子在《天下篇》里面也简述了中国的哲学,中国文化的派别。而司马谈的《六家要旨》是中国学术史上第一次对中国的哲学,对中国文化的一个详尽的论述。刘歆(前50年—公元23年),相当于当时国家图书馆的馆长,和父亲刘向先后担任国家总校书官,古文经学大家,司马迁去世后30多年他出生了,他认为人们经常说的诸子百家,其实根本不是诸子百家,他在司马谈六家论的基础上加了四家,就是诸子十家,刘歆就讲了十家,他的著作《七略》保存在《汉书·艺文志·诸子略》里面,这部“辨章学术,考镜源流”的著作把中国哲学分为十家。第一,儒家者流,盖出于司徒之官;第二,道家者流,盖出于史官;第三,阴阳家者流,盖出于义和之官;第四,法家者流,盖出于理官;第五,名家者流,盖出于礼官;第六,墨家者流,盖出于清庙之守;第七,纵横家者流,盖出于行人;第八,杂家者流,盖出于议官;第九,农家者流,盖出于农稷之官;第十,小说家者流,盖出于稗官。

  刘歆首先分析了十大学派的起源,他的主要观点是,周朝在前400年是官和师是不分的,某一方面的官他也是这方面的老师,官吏和老师是不分的,是一体的。其实因为后期中央政权衰落之后,也就是到春秋战国时期,就是400年,好多官流落到民间,官最后变成了师,所以官和师,到民间以后,官就不再是官,就是老师了。他流落到民间,他变成了一个学者,这时候官和师就分开了。在中国历史上,我们中国文化从一开始就是官和师是不分的,我们中国文化的源,中国文化的根源就在这儿,可以说在司马迁以前,3000年前我们中国一直是这样。1840年以后,通过严复、林纾、鲁迅等一大批人引进了西方的文学文化之后,才使我们中国的哲学在这方面,官和师这方面有所改变,这应该是一个伟大的改变。道家就是管历史的资料、图书,国家档案馆的馆长。法家是当时的理官,赏罚分明。中国的文化哲学流派,我们在战国时期就有十家,然而学者们现在越讲越少了,而没有被讲到的,最主要的就是名家,我们名实的问题,在西方中世纪的时候讨论名实的问题,使西方哲学得到了非常大的升华。我们中国对名实的讨论非常非常的少,使我们的哲学理论,使我们中国的文化思维方式一直没有达到纯粹的思维方式,纯粹理性,一直没有达到印度、没有达到德国这样一个水准,这可以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墨家是管皇家庙宇的,非常重视节俭。纵横者流,现在我们派一些外交官到各国去游说,让我们加入各种世界各种体育经济文化组织,加入一段时间以后,我们看着不太行,我们自己设了一个,让他们来加入我们,这就是纵横者流。小说者流,就是史官采访老百姓,我们古代都是有小说的,有小说家的,这是一直不被学术界所重视的,但是大家知道,在1924年我们一个伟大的文化人鲁迅先生写了一个《中国小说史变》上下册,他就专门研究小说的人。鲁迅先生伟大在什么地方?他就是对别人看不见的或者不重视学问他去研究。我们现在许许多多的人盯着儒释道这三家,而对小说者流、杂家、对墨家、对名家,我们都很忽视了,我觉得王爱品先生告诉我们这些,他可以说重归了中国的哲学文化,使我们的思维方式得到了升华。我觉得王爱品先生《道统》的书,最重要的地方就在于恢复中国文化的源,追溯我们中国文化的根,使我们中国人知道中国的根在哪里,我们的祖先在哪里,我们的先人在哪里,不要忘记自己的先人,不要忘记自己的祖先。

  冯友兰先生在《中国哲学简史》里面讲,他概括6家哲学来源,儒家是出于文士,墨家出于武士,道家出于隐士,名家出于辩士,道家出于法术之士。我一直在想,《系辞传》的一句至理名言“天下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我们现在做学问,我们要有特殊的道路,我们要有百虑,要百家争鸣,毛泽东所说的百家争鸣,百花齐放,这是千古真理,也是不能改变的理念。这样我们通过百虑才能达到天下同归,才能达到天下一致。我们国家在现实中,在我们的经济上,在我们的政治上,包括国际交流,都可以说做到了天下的大同,天下同归。我们想想我们的公派留学生和家长把孩子送到哪里去?如果说他们学成了以后,我们过了一代人,30年以后他们回来,我们国家将是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人,是千虑、万虑,他们建设我们的国家,发展我们的国家。天下最终是要大同的。

  说了大道统,然后就是小道统。《易经》有易道、佛教有佛道、医有医道、小说有小说之道、道德经有道统。这里简述儒家的道统。最早提出儒家道统的是孟子。《孟子》的第38章也是最后一章,叫做“尽心(下)”指出的儒家道统为尧舜禹汤文王孔子,过了一千多年唐代的大儒韩愈写了一篇千古名文《原道》更加明确地指出了儒家道统:曰:“斯道也,何道也?”曰:“斯吾所谓道也,非向所谓老与佛之道也。尧以是传之舜,舜以是传之禹,禹以是传之汤,汤以是传之文、武,周公,文、武、周公传之孔子,孔子传之孟轲,轲之死,不得其传焉。荀与扬也,择焉而不精,语焉而不详。”宋明理学接着韩愈的道统,冯友兰是接着宋明理学讲,现在还有港台以及海外的第4期儒家,汤一介还主持《儒藏》目前已经出版了200多本,预计500本。

  王爱品先生的《道统》是当代的“新原道”。原的是大道,不仅是小道,该著使用五个基本的概念、范畴:道、法、体、用、证,论述了中国哲学体系,可以说揭示了中国哲学的本原本体。道、法构成乾坤,即大道性命道德合相即是道性。体,对应国家即是政治哲学即是礼教与秩序即是周易建国与治国指向。用,证构成人本即是立食立身人身长大即是外相、身相、内相。五大概念可以提升为道性、相法、用证,也可以归结为玄德、圣德、用德、证德,上述体系一句话就是“德配位”即是协和万邦之道即是德称位哲学。

  中国道统与外国道统,从二者的比较中,也许更能诠释中国哲学的本原。因为太复杂,在此简要提一下,比如古希腊有两条线,一是早期的自然哲学体系,从泰勒斯开始,经过毕达哥拉斯、赫拉克利特、巴门尼德等,后期的从苏格拉底转向人文、到柏拉图,最后亚里士多德统一自热哲学和人文哲学,形成一个庞大哲学体系。一直影响到中世纪1千多年,都是对亚里士多德的诠释。德国近现代哲学的道统:康德—费希特—谢林—黑格尔--费尔巴哈—施密特—青年马克思--尼采—叔本华,到现代胡塞尔—海德格尔—伽达默尔—雅思贝尔斯。西方哲学重视纯粹理性、逻辑分析、重视自然科学、重视语言分析,这是长项,中国道统强调实践理性、伦理、人文,方法是取象比类。还有印度哲学,它重视精神分析,称为精神哲学。我们研究中国的道统,也要与外国的道统结合起来,用外国的哲学,我们从比较中,从二者之间的互动、互补、互相启发、互相学习中,互相达到一种融合。

  (作者系中国言实出版社副总编辑)

  (责任编辑:郭丽娟)

【版权声明】凡来源理论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理论网所有。未经中央党校报刊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
相关新闻
 
精华推荐
新闻排行内容加载中...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投稿信箱
本网站所刊登的报刊社及理论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报刊社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转自理论网。
Copyright © 2009-2014 www.cntheor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