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济建设    政治建设    文化建设    社会建设    生态文明建设    党的建设    系列讲话    干部教育    研讨会
    马理          哲学          党史          科社          科技          教育          军事          政策          法治          读书          艺术
首页 >> 科技 >> 正文
破解科普的难点和痛点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王大鹏    2017-08-09 09:02:00 
  近年来,作为提升文化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科普工作得到了越来越多的重视。从国家层面来说,我国是世界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对科普进行立法的国家,同时我们还出台了《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计划纲要(2006—2010—2020年)》等一系列文件。而在社会层面上,众多热衷于科普的专业人士通过一系列平台开展了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的科普活动,特别是新近以来博兴的新媒体进一步拓宽了科普的内容、形式、渠道等,一大批“网红”科学家活跃在微信、头条、知乎、分答等平台上。
  2016年5月3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科技三会”上的重要讲话中提出:“科技创新、科学普及是实现科技创新的两翼,要把科学普及放在与科技创新同等重要的位置,普及科学知识、弘扬科学精神、传播科学思想、倡导科学方法,在全社会推动形成讲科学、爱科学、学科学、用科学的良好氛围,使蕴藏在亿万人民中间的创新智慧充分释放、创新力量充分涌流。”这对科学普及工作提出了明确的要求,也指明了科学普及的方向。
  2015年发布的第九次中国公民科学素质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我国具备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达到了6.20%。同时,国务院于2016年印发的《“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中明确提出:到2020年我国公民具备科学素质的比例超过10%。
  可以说上述目标的实现离不开科普,特别是离不开科学家和科学共同体对科普的参与,毕竟科学家是科学知识、科学方法、科学思想和科学精神的发现者、生产者、创建者。他们经常被认为是“第一发球员”和“信源”。科学家因为处于科学研究的最前沿,在其所属的领域里游刃有余,所以同专门从事科学传播的机构和媒体相比,他们可以最大限度避免科学知识在传播过程中出现差错,保证科学传播的正确性。科学家了解最新的知识、最前沿的科学进展,而且他们最有资格告诉公众,解答国民最为关心的热点科学或相关社会问题,揭露伪科学。
  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也经常会看到或听到人们讨论科普现状,特别是为什么搞科普如此艰难这个问题。这说明理想与现实之间存在着一定的差距。
  很多科学家在不同的媒体上多次呼吁科学家要承担起科普的责任和义务,我们也在一些重要文件中看到“广大科技工作者是开展科普工作的主要力量。坚持不懈地开展科普工作,是科技工作者义不容辞的责任”,要“鼓励科技专家主动参与科学教育、传播与普及,促进科学前沿知识的传播”,那么是什么原因依然让人们认为做科普很困难呢?或者说,如何更好地让科学家参与科普呢?
  首先,对科普这项科学家应该承担的“责任和义务”不能单纯地停留在制度和文件层面上,还要有执行性和操作性很强的措施。比如《科普法》中用到的词汇是“应该”而非“必须”,这也使得一些人认为参与是有余力的时候从事的事情,一旦科研工作紧张,腾不出时间就会推迟科普。再比如在唯核心期刊论文、科研成果和基金等至上的考核体系中,科普工作并不算“学分”,这也会打消一部分科研人员从事科普的热情和激情。近年来,有关部门已经在研究制定相关的考核方案,同时也针对大型项目开展试点工作,《“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中明确要“增进科技界与公众的互动互信”,这种“互动互信”离不开科学家对科普的参与,而如何让科学家更好更积极地参与科普,则需要有相关的保障措施。
  其次,要培养科学共同体重视科普文化。有科学家曾表示“科普只能偷着搞”,因为“搞不好科研的人才去做科普”,做科普被认为“不务正业”,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搞科普会损害科研人员在科学共同体中的声誉。比如,1938年,由于担心会影响即将到来的皇家学会会员提名,朗塞洛得·霍格本让他的同事海曼·利维替他作了他后来畅销全球的著作《大众数学》的作者。同样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卡林加奖”的法国天体物理学家让-奥杜兹也曾说过他是在退休后才进入到科学传播领域的。再比如,1992年,卡尔·萨根之所以被拒绝授予院士头衔,就是因为太多的同事对他孜孜不倦地传播科学新闻的活动嗤之以鼻。这种现象被称为“萨根效应”,而这种效应在国内也是存在的,笔者访谈的多名科研人员也曾提到过这方面的负面案例。
  再次,疏通科学家与媒体之间的关系,打通科普的各个链条和环节。科学家与媒体之间的紧张关系也会抑制科学家参与科普,媒体在科学报道中断章取义,误解或曲解科学家的意思等有可能给科学家带来负面影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使得部分科学家不敢再次“冒险”从事科普工作,只能“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特别是在一些媒体平台上发声的伪专家损害了热衷于做科普的科学家,并从根本上给公众对科学的信任带来了冲击,比如最近被热议的“百变神医”刘洪斌。因而保障科学家与媒体的顺畅合作关系也有利于科普的开展,让媒体在需要的时候找到恰当的科学家发表及时、精确的科学观点,同时也让科学家能够通过媒体表达自己的看法。
  中国科普研究所所长王康友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大众的科普需求是需要创造,也是可以创造的”。这就需要培育“让科学流行起来”的大众文化,让科普接地气,“有趣、有料、有生活”,真正做到“科技让生活更美好”。
  总之,科普离不开科学家的参与,我们应该鼓励更多的科学家参与科普,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要让所有的科学家都参与,这既不现实又不可能。为有意愿从事或者已经从事科普的科学家提供完善的机制、友善的环境、宽广的平台,有助于破解科普的“痛点”和“难点”。目前,一大批“网红”科学家活跃在各种新媒体平台上,期待更多的科学家能够从幕后走到台前,积极地参与到科普之中。
【版权声明】凡来源理论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理论网所有。未经中央党校报刊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
相关新闻
 
精华推荐
新闻排行内容加载中...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投稿信箱
本网站所刊登的报刊社及理论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报刊社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转自理论网。
Copyright © 2009-2014 www.cntheor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