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济建设    政治建设    文化建设    社会建设    生态文明建设    党的建设    系列讲话    干部教育    研讨会
    马理          哲学          党史          科社          科技          教育          军事          政策          法治          读书          艺术
首页 >> 文化建设 >> 正文
与书结缘
——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于慈江    2017-04-21 10:18:00 
  有史以来,人类的脚踪与风采便依赖于文字与书本来记录和书写。一旦文字书写得隽永而优美,文学便滥觞了,诗歌便烂漫了,人心便柔软了,世界便诗意了。而阅读,与书本亲近,便是收获、体味这份柔软和诗意的最佳途径或必由之路。
  这大概正是自己过去这半辈子爱读书、爱收藏书、爱钻书店、爱泡图书馆、爱逛旧书摊儿的内在因由之所在——说到底,持久的习惯既是出乎机缘,也是内外在的长期涵养所致,更是一种心灵寄托和精神需求。
  小时候家里没什么书,我和我大哥两个人就翻来覆去地反复看一本我老舅从老家拿来的老版《三国演义》。两个人阅读的速度往往不可能完全一样,先看完一页的等不及了就只好把这一页翻立起来,侧着脸看后面的一页——小哥俩横卧床上静静对读和玩味名著的情景很有画面感,也真称得上嗜书如命、如饥似渴。
  这个爱读书、好读书的嗜好伴随了我整整半辈子了,也令我不知不觉中积攒和庋藏了以字、词典为主的数万册好书。好读书的人不会感到孤独。假如我有时间,我会像饥渴的饕餮一样,把我身边书架上的书一本本都读完,也就没有空闲去感受寂寞、体味孤独。2002年7月18日,刚刚过完91岁生日的杨绛在回答“您有没有感到孤独的时候?”的提问时,就曾这样说过:“不孤独,因为我有很多书,有书就不孤独。……而且我看很多书,就像到处旅行一样。”
  不仅如此,读书还会使人明智,让生活充满趣味——良好的阅读习惯意味着高品位的生活质量,意味着精神生活的丰富;手不释卷会令生活变得更有滋味、更有意思。明代书画家董其昌说过:“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李敖则戏谑地将这句话改为:“行零里路,读两万卷书。”我理解李敖的意思是,即使你每天都在路上,你一年又能去多少个地方?你就是用一百年去旅游,又能去得了几个地方?阿尔卑斯山,你没去过吧?没关系,你可以从书上、从影视里看到,不一定要亲身去游历。书其实可以帮你办成很多事。每一本好书都是一个好老师,而且大方慷慨、任劳任怨,绝不端架子。你可以一天24小时随时请教,而不必担心会被拒绝。拥有一定数量的好书,你就等于同时拥有好多个好老师。
  有人不喜欢旧书,学点儿东西总迫不及待地想买新书。我可是从来都喜欢旧的东西——旧往往并不意味着落后或过时,反而意味着一种积淀,就好比精心酿造和窖藏的陈酒,每每越搁越香、越放越醇;就好比旧家具上面的包浆,往往带着历史的余温,带着时光的年轮,带着令人沉醉的日久年深。而知识与技能的吸纳、气质与心胸的涵养既意味着更新与换代,也意味着积淀和沉潜。
  正是为了强调这一份与陈醇的书香相牵惹、相表里的积淀和沉潜,我曾在一所大学的微信群里说过大意如下的话:图书馆是一个大学之为大学最为核心的因子。一所好大学,必定有一个好的图书馆;一个好的图书馆,是一所大学能成为好大学的前提条件。20世纪80年代,清华能有底气恢复文科的重要前提之一就在于,它的图书馆里那些几十年乃至上百年累积下来的旧的文科书籍还在,一直在。
  时间紧张是很多人不去读书的理由。其实只要你开始了,并持之以恒地坚持下去了,就一定能有所成。这个“成”的大小既受客观因素包括运道制约,更取决于你的愿心和你为此所付出的努力。我北大的一位研究生同窗孟二冬师从唐诗研究专家袁行霈,因患食管恶性肿瘤,于2006年辞世,只活了49个年头。这自然非常不幸、非常可惜,但他生前曾花费7年时间,完成了一套《登科记考补正》,立了一个大大的功德。这原本是清朝人记录唐朝五代科举取士资料的书。孟二冬在发现了其中的一些错漏之后,便钻进北大图书馆进行补遗与校正的研究,日积月累、积少成多,最终写出了上、中、下三本一套100多万字的大书,被评为“北京市第八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北京大学第九届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优秀成果一等奖”。
  孟二冬的故事告诉我们,做事要有头有尾,不要三分钟热度,要做就坚持做下去——他自己用7年的时间顽韧地坚持做一件事,持之以恒地做,最终完成了一套很有价值的书。
  除去个别的天才,大多数人的素质其实都差不多,可为什么别人能做成事,你却没有?往往是因为你没有持之以恒,没有做一件事就把它做彻、做透、做完,没有再多坚持一下而已。
  坐拥书城、腹有诗书不仅能让我们气自高华,很大程度上也等于让我们拥有了自己“诗意的世界”。
【版权声明】凡来源理论网的内容,其版权均属理论网所有。未经中央党校报刊社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微信公众平台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
相关新闻
 
精华推荐
新闻排行内容加载中...
微信扫一扫
报刊社简介  |  版权声明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投稿信箱
本网站所刊登的报刊社及理论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报刊社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转自理论网。
Copyright © 2009-2014 www.cntheory.com All Rights Reserved